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家和万事兴

幸福从这里开始

 
 
 

日志

 
 

[转载]邱满囤名誉权案(十二)邱满囤的伟大梦想  

2013-09-04 06:22:00|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邱满囤名誉权案(十二)邱满囤的伟大梦想 - yizhen - 家和万事兴

当年,邱满囤为捍卫名誉权付出的代价巨大,成了伪科学的典型。但中国司法、科技、媒体蒙受的损失更大——法官难以依法独立审案,其损失又何其大!科学界蔑视农民邱满囤的科技发明,付出的代价也何其大!那些记者曾把五专家的话当真,谴责邱满囤和邱氏诱鼠剂是“伪科学”,媒体也因之蒙垢受损!邱满囤败诉后仍收到大量多是关心鼓励、支持安慰的信件,其中不乏科技界专家的支持;邱氏诱鼠剂的诱鼠力之大,早有河北省诸多媒体与中央电视台一次次为之正名。邱满囤还梦想代表中国去联合国大厦灭鼠——

 

邱满囤名誉权案(十二)

邱满囤的伟大梦想(连载结束)

——摘自王宏甲新书《永不失望》

 

我原本只想把邱满囤与五专家打官司的事做个简略交待,然后告诉大家邱满囤重出江湖就罢了。我的朋友师学军却说,不行,你不能写得太简略。这个案子是有认识价值的。

他说,当邱氏鼠药厂没了,媒体上谁都可以把邱满囤当伪科学的典型,邱满囤再次穷困,不得不把妻子送回她的陕西娘家……可以说,邱满囤当年为捍卫名誉权所付出的代价已经够大了。但邱满囤承担的这些代价还是最小的。

我问,这话何意。

他说,老邱败诉后,我们报社的记者去采访海淀法院的审判长,问他有什么感想?他一句话都不说。不管记者怎么问,他都不说。就在这沉默中,我们的法律承受着怎样的损失?

学军继续说,那不是他一个人。1992年,海淀法院在坚持依法独立审案,不受行政干扰方面是做出了努力的,但是,失败了。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也经过艰辛的努力,最后不得不判邱满囤败诉。尽管如此,在关键的两大问题上,仍然尽最大可能坚持了实事求是。

学军说,这个案子在全国影响这么大,法官们都明白是怎么回事。日后各地法院遇到行政干预,会采取什么方式?我国法律为此付出的代价,何其大!法官难以依法独立审案,老百姓在诉讼中将承担的损失,何其大!

我理解并同意了学军的说法。我说,中国科学界为此付出的代价,承担的损失,也何其大!

你想,五专家一审败诉,其他科技专家群起疾呼“科学不容玷污”的报道,以及五专家二审胜诉的报道,均入选两个年度的中国科技十大新闻,这是中国科技史上抹不去的两件事。而这两件事,都在事实上蔑视了一个中国农民真正的科技发明,这在今人和后人看来,都肯定不是中国科技界的光荣。所幸是农民邱满囤发明的邱氏诱鼠剂,是真正值得世人为之喝彩的科技成果,也算不丢国人面子。

还有,那些曾经慷慨激昂地把五专家的话变成媒体的话,猛烈谴责邱氏诱鼠剂为“伪科学”的记者朋友,也是为此承受了损失的。还有一些著名科学家和有关部门的领导者,没有为此蒙受损失?即便五专家自己,没有为此付出沉重代价?即便五专家联名撰写的《呼》文1997年被中国科协评为优秀建议一等奖,他们会告诉自己的后人,爷爷奶奶当年做了这件很光荣的事吗?

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

也有人问我:你为什么不把五位专家的姓名写出来?

我说,当年无极县13名科局级领导干部状告刘日,我坚持没有写出任何人的姓名,这次我同样不想写。

你是怕什么吗?

我说我不是怕什么,他们的大名,媒体报道过无数遍,并不是秘密。谁想知道,上网输入邱满囤名誉权案,一搜索,立刻就能看到他们的大名。

那你干吗不写出来呢?

我说,我与魁斌、学军等朋友都有一个共同的看法,邱满囤名誉权案已过去多年,关于邱氏诱鼠剂究竟有没有诱鼠力,早有河北省诸多媒体以及中央电视台一次再一次为之正名。今天回顾往事,也不是要为邱满囤鸣冤。邱满囤已无冤。你已看到,邱满囤的名言是:我觉得最大的幸福是苦。那么,邱满囤此生追求的幸福,也没有人能夺得走了。

五专家只是一个符号,谁叫什么名字已不重要。重要的是,包括我自己在内,我们这些读书人,读书有了知识,可不能以为不识几个字的劳动人民没有文化,也不能轻易以为他们不科学,搞不出发明创造。这是应当经常警告自己的。我们仍然应该记住毛泽东的这句话:“高贵者最愚蠢,卑贱者最聪明。”

邱满囤至今记得时传祥,那是激励了邱满囤一生的楷模。时传祥14岁从山东逃荒到北京宣武门外一家私人粪厂当粪花子。共和国诞生后,他是北京崇文区清洁队一位宁肯一人脏,换来万户香的掏粪工人。19591026日,国家主席刘少奇在人民大会堂接见时传祥,紧紧握住他那双掏粪的手,说:你掏大粪是人民的勤务员,我当主席也是人民的勤务员,这只是革命的分工不同,都是革命事业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刘少奇得知时传祥不识字,还特意送给他一支钢笔,鼓励他学文化。19591029日,《人民日报》刊登了刘少奇与时传祥的合影,对全国最普通的劳动者都是巨大鼓舞。邱满囤就是那时候知道时传祥的,并成为激励着不识字的邱满囤去研究老鼠的巨大动力!

那时,担任北京市副市长的万里,也曾经背起粪桶,跟时传祥学背粪。那可不是闹着玩的。在人类的政治史,身为一国首都的副市长去学背粪,哪怕只是表示对掏粪工人的尊敬,也十分了不起。1966年国庆前夕,毛泽东主席特意邀请时传祥到中南海小住。国庆节,时传祥又被请上天安门城楼参加国庆观礼。周恩来总理在国庆招待宴会上给时传祥敬酒。那是社会普遍尊重劳动人民的时代,是最普通的劳动者身为工人农民,基本上不觉得自卑的时代。多年过去,这故事也像一个遥远的传奇了。当这样的故事远去,就容易出现看不起、甚至欺负农民发明家邱满囤的事迹。

然而,有一个人的姓名我必须写出来。

他叫索宏刚。

他是海淀法院担任邱满囤名誉权案一审的审判长。

邱满囤名誉权案进入二审后,我和宫魁斌曾一同访问过海淀法院,得知海淀法院自受理此案后对这个案子就非常重视。经慎重研究,法院确定由民庭副庭长索宏刚担任此案的审判长。

索宏刚的严谨以及他丰富的办案经验,在同行中是著名的。他曾经创下一年结案204件无一错案的北京市最高纪录。索宏刚接此案,深知法院领导们对他的信任,同行对他的关注,他一开始就把办案重心放在证据上。从接受此案到首次开庭的前一天,他对原告和被告询问取证20余次。对苏联解体后滞留中国绥芬河的邱氏鼠药,他两次冒严寒赴东北边境去亲自采样取证,为的都是尽一切努力要把证据搞准搞扎实。他还阅读了许多关于防控鼠害的书籍和资料,甚至亲手做多种诱鼠试验。他做出一审判决之前,卫生部主管的《健康报》接连发表的文章已把抨击矛头对准邱满囤,卫生部部长陈敏章的批示则在《中国青年报》见报,行政干预已经出现。索宏刚怎么判这个案?

这关系到法官是否能坚持以事实为依据,依法独立判案!

他知道同行们的眼睛都盯着他!

他坚持要用事实说话,用证据说话。离开了事实,离开了证据,我们还能干什么!他说。如果坚持实事求是地依法独立判案,最终遭到失败,那也认了。索宏刚握有充分的证据,其意志亦如其名巍峨刚强。他义无反顾地做出的判决,大家都知道了。

但是,他失败了。

但是,在我们眼里,在他许多同行的眼里,他虽败犹荣。

他在一审中取得的证据,依然是铁证如山,二审法院未能撼动。二审法院以同样实事求是的精神接受了下来——你已看到,二审法院对邱氏鼠药是否含氟乙酰胺,邱氏诱鼠剂是否有引诱力这两大关键问题,没有做出任何与一审判决相悖的结论。

所以,我要把索宏刚的姓名写下来。

和我的朋友们都愿意借此向索宏刚致敬!

国司法需要这样刚正的法官。

我还该写下,还有很多知识界人士是尊重普通劳动者的。

为什么邱满囤会说我觉得最大的幸福是苦

因为他最大的幸福,都是在苦日子中得到的。

以下的故事,援引自冯凌的《今生与鼠共舞》。冯凌写道:邱满囤败诉后,即便是《人民日报》刊登了五部委的处理决定后,他仍收到大量的信件。如果过去的来信多是索配方、要鼠药、拉广告的话,现在却是一些素不相识的人关心鼓励、支持安慰的信居多,其中不乏科技界的专家。

冯凌说,一封东北来信尤其令邱满囤感动,里面还夹着一张剪报。信很短,写在那张报纸的空白处,但签名很长,写满整整一张十六开的稿纸。信中说:

我们都是具有高级职称的科学工作者,对你的境遇非常同情。任何一项发明的确认都是经过一个漫长的过程的。为此,许多科学家付出生命的代价。寄上一张剪报,谈的是飞机的发明。我们将这封材料也寄到最高法院和新华社及北京中级法院。

随信寄来的剪报,是从19941025日的《光明日报》上剪下来的。剪报上文章的标题是《飞机发明史的启示》。

文章写道:飞机刚诞生时,许多国家都视为怪物,甚至明令禁止生产,特别遭到一批著名科学家的否定。如法国测量了月地距离的勒让得,德国著名发明家西门子和物理权威赫姆霍兹,美国天文学家纽康等都从各个角度发表了制造一种比空气重的机械根本不可能离开地面的言论,有的还是经过大量的科学数据计算出来的。以至美国国会在莱特兄弟飞机试飞成功的当年,还通过了一项禁止军队资助建造飞机的法案,专利局也宣布不受理飞机发明的申请。但今天人类已经飞向银河系,甚至更远。

冯凌的文章还写了这样两件事,其一如下:

20048月,民政部在河北平山召开一个全国会议,有位素不相识的大连代表专程到无极县看望邱满囤。看到老邱的境况,回去后给他寄来了3000元钱,弄得老邱几晚上睡不着觉。直到重新出山后,老邱千里迢迢专程去大连,给人家带去了10张邱氏粘鼠板。

另一件事:一次邱满囤在北京三环外一个小饭店吃完饭,结账时服务员不收费。老邱一愣,不知遇上啥了。服务员笑着解释:您一进门,我们老板就认出您来了,说您是灭鼠大王,告诉我们您吃饭免单。

冯凌还写了一句,邱满囤常自责:人民没有忘记我,是我工作没做好。

不要以为这是一句玩笑话。虽然,邱满囤这一生,没有在爱卫会任过职,也没拿过政府一分钱工资,但他是个一生以防治鼠害为职志的人。

邱满囤还有个伟大的梦想,梦想去联合国大厦灭鼠!

在他官司败诉后最落魄的日子里,有人对他说,不是说有外国人想买你的诱鼠剂专利吗,现在国家不认你的诱鼠剂,你可以出国去发展呀,说不准入了外国籍呢!

邱满囤冒出一句:中国的火葬场比外国的好。

也有人说他,落到这步田地,把诱鼠剂方子卖给老外是唯一的翻身办法。老邱不干,还是诱鼠剂不过硬吧!

邱满囤火了:你懂什么!赶明儿联合国请我灭鼠,我代表谁去啊!


[转载]邱满囤名誉权案(十二)邱满囤的伟大梦想 - yizhen - 家和万事兴

[转载]邱满囤名誉权案(十二)邱满囤的伟大梦想 - yizhen - 家和万事兴

[转载]邱满囤名誉权案(十二)邱满囤的伟大梦想 - yizhen - 家和万事兴

[转载]邱满囤名誉权案(十二)邱满囤的伟大梦想 - yizhen - 家和万事兴

[转载]邱满囤名誉权案(十二)邱满囤的伟大梦想 - yizhen - 家和万事兴

相关阅读链接:

“邱氏诱鼠剂”与“拍打拉筋”为何同遭劫难?

转载:邱满囤名誉权案(一)邱满囤进京讨说法

(二)法院有冤向谁诉?

(三)谁来为法官辩护?

(四)半两氟乙酰胺

(五)人权与科学

(六)那么多人帮助了一个骗子?

(七)科学与良知

(八)尊严难丢

(九)孤独的邱满囤与非洲鹦鹉

(十)活出中国农民的气概

(十一)邱满囤再上央视荧屏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