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家和万事兴

幸福从这里开始

 
 
 

日志

 
 

蔡长福讲谈伤寒(二)早年肾亏体质弱  

2018-07-11 13:31:17|  分类: 杏林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蔡长福讲谈伤寒(二)早年肾亏体质弱

我再回忆几十年前,食不能充饥衣不能保暖的那个岁月,大众都饿着肚子过日子。那时候人的体质虚衣服少,做过量的劳动,干活作业还不正常,该吃吃不上,带着饿肚子去干活,该穿穿不暖,到了冷天一样去干活。

那时候的人多病多灾,劳动不少,没有饭吃,衣服穿不暖,疾病很多,大部分都是饿出来的,讲是疾病其实上不是病,都是吃不饱,穿不暖造成的多。特别小年轻,刚刚发育的时候,需要大量的食物充饥,发育成熟期一到,性功能就来潮,有的孩子梦遗滑精,有的孩子手淫,梦遗、梦交、手淫是男孩子、女孩子发育自然的规律。因为发育成熟了,性功能上来了,这是很正常的现象,只要衣服保暖、饮食充足没有大碍。如果衣不保暖食不充饥,梦遗、梦交、手淫伤了內源,最终风寒常常带在身上,时间一久,内里空虚,就疾病缠身了。

我以前在外边以针灸、拔罐、卖草药、卖膏药为生。一天我吃过早饭,在街上摆摊,一个小伙子20多岁,很瘦很瘦,龟背塌腰,带着形寒的模样,我一看这个人少衣缺食,他到我的草药的摊子前一坐,说,先生我有一种病你帮我看看吧。我看到他浑身乱抖,两个膀子抱在一起,我还能清晰地听到他打牙骨的声音。

我说,小伙子你今天早晨没有吃饭吧?他说,我昨天一天都没有吃,我胃疼,疼得受不了,我还怕冷,手脚冰冷,家里很穷,没有饭吃,我想去看医生,可是没有钱,你能不能帮帮我。我一看就知道这小伙子不是病,是饿出来的。

我打量一下小伙子,确实是穷苦人家,我给他两毛钱,说,你赶紧去吃点热乎的面条,他不要,我硬给他。他接过钱到了街上吃了一大碗面条,不到一个小时后他回来了,到了摊子外,我一看小伙子也不龟背塌腰了,也不打哆嗦了,牙齿也不响了,真是变了一个人。我看到这很高兴,我说小伙子你胃疼不,他说不疼了,我听到这里我就知道小伙子没有病,就是久虚带着风寒带着表证,他没有胃气抗邪,他的胃一饿必然疼,越饿越疼。

我想到这里,就说小伙子我给你打打脉吧,一打脉,六脉沉细软迟,见脉象脉沉是远病、久病,迟是特别虚,脉细软是气血不足阳气不够,见脉我就知道他的身体腑虚脏虚,气血不足,阳气得不到外发,带着外感。

我问小伙子,你多大了?他说24岁,我说你结婚没有,他说家里穷没有结婚,你讲实话什么时候发育的?他说16岁发育。有过梦遗么?经常。有过手淫么?经常。

我听到这里观其外知其内,我知道他是脏腑空虚,食不充饥造成的,又加上梦遗滑精脏腑虚衰身上没有阳气。根据他这样的年龄,这样的身体如果有大量的饮食充饥,衣服穿暖,即便有几次梦遗手淫也没有大碍。我想到这里,这个病人说病不是病,我看是常人之病,什么是常人之病,那就是饿出来的,那个年代这样的病人很多。

我对小伙子说,你这不是病,这是衣不保暖食不充饥造成的,你的生活不改变,身体就很难还原。小伙子说,照你这样说我的身体没有办法改变了。我说你不是病,是饿出来的,衣服也穿少了,我就是给你抓几剂药,如果你的生活不改变,就算你的胃疼吃好了,身体还是难以恢复。

我给小伙子配上了几剂药,我说吃药后你自己去谋生吧,怎么谋生就看你自己可聪明了,到城里面去找个活干,看看可有需要帮忙的,只要有人能收留你,你什么都不要,只要有饭吃,就能保住你的命了,只要你按照我的话去做,说不定还有柳暗花明的那一天。小伙子也是读过几天书的人,还说先生谢谢你,你今天可是给我指了一条活路。

我说,你离开你的家庭,到城里饭店去帮忙,什么都不要,天天帮忙干活刷碗拖地,只有这个办法,你的身体才能好,不要怕丢人,不要不好意思,如果你放不下架子,你的身体很危险,将来要得大病的。

其实小伙子的身体是桂枝证耽误日久,阳气不足肯定外边受寒,那必然有麻黄证,我当时设想桂枝二麻黄一汤,那时候还没有称就是随便用手抓一抓,抓了一大把桂枝,少加点麻黄,党参、白术、炙甘草、干姜各抓了一把,我记得白芍抓的最多,大约抓了三包药。

我当时为什么要抓桂枝二麻黄一汤重用白芍,小伙子的生活不好体质弱,那就是桂枝证长期携带,桂枝汤耽误日久脾胃更虚,阴不足,所以我重用白芍,我又想他这么怕冷,怕冷肯定有麻黄证,所以我用少量的麻黄去解寒气,用少量的桂枝去通阳,重用白芍补脾还太阴,我当时就是这样的设想。

小伙子走后几个月都没有消息,几个月后某一天突然站在我的面前。先生你好,你还认识我么?我仔细打量一番,我说你是几个月前找我看病的小伙子么,他说是的,你救了我一命了,我家里经常吃不上饭,你给我几包药我回家吃过觉得身体好多了,我到城里去要饭。

我见到一个饭店门口放着一个扫把,我就帮忙扫地,我看到客人走了,赶紧帮忙收拾碗筷,刷碗,三天后,饭店的老板说,我伙计说你很勤快不如留下来帮忙吧,你需要什么条件?小伙子说我现在没有事做,就吃剩饭剩菜就可以,什么条件都不要,睡车库,那里有很多要饭的,我就在那里睡觉就行。

跟老板说好了以后,每天饭店没有开门就去门口等着,我天天吃客人的剩饭剩菜,几个月后,老板说小伙子你不要走了,我给你一个月10块钱,你就留在这里吧。在30年前,一个月10块钱的工资就是公务员的待遇了,就因为这样,小伙子的命运从此就扭转了。

每个人都从年轻过来,性生活过度导致肾亏脏腑虚,那就需要大量的营养充饥,如果得不到充足的衣食,胃气衰弱,胃里空虚,必然常常带着外感。我想到这里,按照伤寒六经辨证,张仲景开卷写了一个方子那就是桂枝汤,桂枝汤就是为这种年轻人所设,肾亏体虚,脏腑的营养不够,脏腑空,饿了胃就疼,这是个饿病。饿病也叫常人之病,常人之病要用常人之方,如果不用常人之方那这个病就耽误了。

常人之方就是桂枝汤,桂枝汤是专门为这种病人而设,小伙子小姑娘,胃虚脏腑空不能抗邪,外边带着桂枝证,里面全是白芍证,外边缺桂枝,里面缺白芍,这种人饿了必然要难受,这种常人之病早就应该用桂枝汤,谁又能知道桂枝汤能治疗这种饿病。

我们的中医历史几千年了,饿病没有人提过,什么是饿病?没饭吃,缺营养,这就是饿病,百病都从饿病过来的。没饭吃,饿病就是一个大病,饿病不解决,后来的百病都从饿病说起。什么病最难治?饿病最难治,至古至今饿病没有人提过,金元四大家提的病名太多了,就是没有人提饿病两个字,有病只是去找病,就是没有想到人饿了体质虚就会生病,病是这样来的。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牛要吃草,人要吃饭,猪一顿不吃食就饿得嗷嗷叫,牛一顿不吃草肚子就憋下去了,什么叫民以食为天,就是这个道理。

人奋斗了一生就是为了这个吃,为了享受,有饭吃就是最大的幸福,没饭吃就是人最大的痛苦。人穷了没有饭吃为什么要去要饭,就是因为肚子饿。自古至今老百姓就为这一个吃,吃就是生活,有了好的生活人才能活,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就是为了生活去奋斗。

金元四大家用四君子六君子只讲补脾胃,不知道四君子六君子是治疗饿病的,他们只讲补脾胃,四君子六君子补脾胃的临床疗效并不是太好,这是为什么?他只讲补脾胃,不知道治外感,外感解不掉,寒气除不掉,补不但不中用,还起反作用,一分表证不解,再好的补药也是枉然。

医圣张仲景设计的大补方,第一个就是桂枝汤,还有桂枝倍芍汤,小建中汤,这都是治疗外感兼着里虚,外感用桂枝来解,里虚用白芍来补,外感解了里虚补了,胃口来了,人就能多吃饭,能吃饭就是一个大补方,这叫吃药不如吃饭。

饭吃多了,胃功能强了,人充实了,人就没有病了,没有表证的情况下人要是中焦虚寒,仲景还有一个大补方,那就是理中汤,外感兼着中阳虚,那就用桂枝汤加理中汤二方合一。我们看看这是不是一个大补方,老祖爷太伟大,人的大病小病身体不好,都是桂枝汤理中汤而误。

没有饭吃,吃饭少的人就胃气弱,胃气弱的人就不能抗风寒,不能抗风寒一久,人就成了病了,不是化热就是化寒,化寒人吃不胖,化热要生大病,很多大病都是内脏热,外寒不除,不是化热就是化寒,化寒没有大碍,化热脏腑必生大病,在当今所谓的癌症很多就是内热造成的。

治疗常人之病张仲景留下了桂枝汤,就是年轻人早年肾亏体质弱,该用桂枝汤不用耽误日久,桂枝汤几次用过,脏腑还能还原。有人说桂枝汤有这么大的威力么,不相信我们回顾一下,常常怕冷那就是桂枝证,常常好饿那就是白芍证,这也不是什么大病,就是脏腑里的营养不够长期带着风寒。

风寒用桂枝解,好饿用白芍来解,我们见到仲景的桂枝汤中桂枝三两、白芍三两,脏腑虚胃疼白芍加一倍,虚人病仲景留下建中汤,建中汤是桂枝汤倍白芍加饴糖,我们看到这两个方子就知道张仲景对人类疾病的描述,其实就是内脏虚,该用桂枝汤还用桂枝汤,该用倍白芍还用倍白芍,该用建中汤还用建中汤。

这几个方子该用不用,最后身上慢慢消瘦,瘦的身上没有肌肉不能抗风抗寒,这类病人又怕饿,还又怕冷,还不耐劳动,人还消瘦,脚手还凉,脉还沉细,一派虚寒之象,这种人是桂枝汤证还在,还用倍白芍,还用建中汤。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